变 迁
时间:2010-01-26 浏览次数:

祖国·一院·我共成长征文

变 迁

坐落在天山脚下的乌鲁木齐,蒙语意为“优美的牧场”。乌鲁木齐有条笔直的北京路,新疆铁道勘察设计院那幢俄式风格的办公大楼在那里已经伫立了52年。

197610月我从插队落户的甘肃民勤县分配到铁一院,又远离故土兰州,来到乌鲁木齐一总队,就是现在的新疆院。从一个20岁的毛头小伙到知天命,33年的岁月,我见证了新疆铁路的发展,也目睹了乌鲁木齐的巨大变化。当年的兰新线只铺到乌鲁木齐西山,你要想继续往前走,就得乘坐长途汽车。那时的北京路,你就是躺在马路中间,5分钟之内绝无被车碾压之忧,而今你要想横穿马路,除非吃了熊心豹子胆。

计划经济时代,那个曾经大门开在后面的一总队,每年春节过后,上百部解放牌卡车驶出泥泞的院落,嘈杂喧嚣的办公大楼,一下子变得沉寂。几百人的测绘队伍分布到天山南北,钻一年的深山,拱一身的沙尘,住的是帐篷,吃的是伙食团。测绘仪器是经纬仪,测量靠拉链子,一条线导线、中基平、地形、断面反反复复好几趟地测。设计计算更落后,什么手摇计算机、计算尺、计算盘,甚至还有算盘。成捆成堆的橡皮纸、红的白的记录本就是那个时代的丰硕果实。到年底照样返回的疲倦的队伍,人们坐在高高的行李上,蜷缩在羊皮大衣里,东倒西歪地飘大厢,几天几夜地颠簸,冻僵的脸仿佛一尊尊雕像,只有那双眼睛轮回般地重复着渴望——奔回五湖四海的家。难怪设计院的子女大多都出生在十一二月份。虽然那时候人们很忙碌,但铁路建设的成效却不大。

后来的情形就有了变化,1984年我有幸参加了五项工作整顿,技术经济责任制,事业单位企业化管理,改革开放成为了时代的主题。1990年我到宣传部门工作,经常深入工地采访,目睹了最新科学技术在勘察设计中的手段的应用。野外勘察随着红外光电测距仪的初现,拉链子的工序被废止,再后来是全站速测仪、台式计算机和计算机工作站的出现,引发了一场甩图板的革命,设计CAD数字一体化,工效成倍提高,大批描图员改行。1999年,我随队到湖北天然气管道勘察现场,数字化勘测一次性应用成功,也算是测量手段的一次革命。再后来的事情就更令人称奇了,GPS精密测量系统彻底颠覆了传统。随着勘察设计手段的一次次革命,浑身蠕动着青春活力的新疆铁道勘察设计院,见证了铁路建设的沧桑巨变。70年代兰新铁路终点是乌鲁木齐西站,全疆的铁路加上南疆铁路吐库段也就1200公里。后来兰新线就西延到了阿拉山口,再后来兰新线变成了复线,南疆铁路也延伸到了喀什。近几年的变化更是眼花缭乱,重组改制后的新疆院乘着铁路建设高潮快速地成长,10余条铁路在兴建,新疆第一条电气化铁路精伊霍铁路将要通车,几条干线在紧张勘察设计中,还有那个令人梦萦魂绕的兰新铁路第二双线,忽然就要破土而生了。然而,这不是梦,是一只手在编织一张巨网,铁一院和她麾下的新疆院共同铸就了新疆铁路建设的辉煌。

感慨新疆铁路建设的飞速发展,乌鲁木齐这座城市也在变化着。新疆院家属区,这是当年一总队进疆时跑马圈的地,50年代土坯垒的平房,到2000年已经全不见了踪影,人们住进了属于自己的宽敞楼房,楼前绿树成荫,漂亮的小轿车塞满了仅有的空地。而新疆院办公大楼那次大装修,脱胎换骨地成了北京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假日里,驱车登上乌鲁木齐红山嘴,鸟瞰这座城市,一座现代化的都市尽收眼底,十几座大型立交桥上车流滚滚,风格迥异的标志性建筑鳞次栉比,那个破破烂烂的城市以及那里曾经发生的事情,已经变成了老人嘴里的掌故。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