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几内亚:不一样的物探经历(图)
时间:2013-06-13 浏览次数:

几内亚地属西半球,位于西部非洲大西洋的沿岸,属撒哈拉以南的国家,是个神秘且令人向往的地方。因为几内亚西芒杜铁矿地勘项目,我们有机会踏上那片土地。来之前就了解到,美丽的几内亚处处都是灿烂的阳光、碧绿的大海和茂密的原始森林。那儿的常年平均气温也不算高,约在三十度左右。一年只有两季,即雨季和旱季。每年的六月至八月为雨季,九月至次年的五月为旱季。作为非洲尚未开垦的处女地之一,几内亚总是让人充满了好奇和憧憬。带着许多遐想,甘勘院技术人员陆续踏入了这块充满神秘的土地……

201111月,铁一院筹备并实施几内亚西芒杜铁矿地勘项目以来,在一年多的时间里,铁一院甘勘院先后派遣了9名专业技术人员前往该项目开展物探工作。队员们克服语言不通、生活习惯迥异和热带流行疾病的困扰,为确保按期完成几内亚物探任务,兢兢业业,辛勤工作……

  今年一月中旬我们来到了几内亚西芒杜铁矿地勘项目的法拉纳A1营地,预计物探工作要以这里为大本营,一直干到3月底。第一个准备开展物探工作的点是一个跨河的桥孔勘察作业点。之前听说要趟过西非最大的河尼日尔河,这让大家兴奋不已。有的人不禁幻想着蟒蛇缠绕,鳄鱼潜泳的画面,听说还要乘坐独木舟,那该是多么令人向往的场面啊!大家恨不得全副武装,手握长矛砍刀,时刻准备与巨鳄一决高下……太多的遐想以至于让大家一晚上都兴奋得没睡好,结果第二天到达目的地一看,真是令人大失所望:河面倒是很宽,有10多米,水深2米多,可是这儿哪里有什么巨鳄、蟒蛇的踪迹,连几颗大树都没有。不过这儿草很深很密,要是不砍草的话,根本就没有路通过,枯黄的荒草有一人多高,1.8米的个子站在里面隔得远了根本就找不到了。好在也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那就是河滩上难得一见的沙子,这儿的沙子非常干净,没有一点泥巴,颗粒十分均匀,我想就算是高科技的筛选手段也未必能筛选到这个程度。后来听说非洲盛产钻石,有运气的人会在山坡、河流、海岸里淘到残留的钻石。激动的我们一个个也顾不得烈日如火,冲进沙堆就是一阵乱刨,可想而知,当然是一无所获。估计就算是有也早被当地人挖光了。

  在这儿,当地人经常打渔,给我们撑船的渔夫还真弄到了一个稀有物,一尺来长,全身黑黄色的鳞片,远看像鳄鱼,近看像蜥蜴,样子确有几分吓人。当地人告诉我说这东西非常好吃,看着这样一个形态有几分怪异的鱼,让我突然想起,有一次经过一个小镇,看到一个人家炖了一锅肉,里面就有一块长着鳞片的肉,当时看到他们吃得津津有味的,我的胃里禁不住一阵难忍的翻滚,直到现在想起来胃里还时常会翻江倒海,真是不得不感叹当地人的饮食习惯!

  给我们撑船的渔夫是前一天就联系好的,他划的小船有两米长,但是很窄,大约50厘米左右,小船是用4快木板用当地的胶粘合在一起的,两块做船帮,两块做船底,高度只有40厘米,里面还有些漏水,人坐上去感觉随时可能散架。小船一次只能渡两个人,为了安全我们前一天准备了救生衣,还准备了大的塑料桶用来运送电缆和设备防止进水。上船之前个个提心吊胆,因为我们5个里面有3个都是旱鸭子,再者河水浑不见底,大家还都是第一次坐船,稍有晃动都要紧张一下。

  过了河很快就到了我们的工作地点,测线布置在2米多深的草丛中,测线稍有转弯后边的人就看不见前面的人了。这个地方是一大片的河漫滩,地势很平,草丛中密不透风,没有一颗大树,派出去砍草开路的两个人半小时才前进了20来米,只好雇了4个当地人,让他们轮流砍草。杂草在中午12点的时候砍完了,我们也顾不上吃饭,就顶着中午38度的高温布置测线,打电极、插检波器。汗水浸透了前胸后背。这个地方消耗最大的就是水,每个人带的1.5升的水,不到干完活就已3瓶见底。由此想到,丛林之王狮子的威名还真不是虚传,它为了捕猎能在这样的环境中埋伏很久。

  当地人的智商真是不敢恭维,一件事情说了又说,教了又教,还是不会收电缆、放电缆,教到最后哪里还有什么力气再教他们,只好自己动手。不过当地人力气很大,几十公斤的东西头上一顶就能搞定。

  下午5点我们终于干完了一天的工作,拖着疲惫的身体,一个个跟蔫萝卜似的过了河。打渔的渔夫也回来了,兴奋的样子应该是满载而归吧!河里的鱼还真多,什么黄辣丁,罗非鱼,鲶鱼,还有一些长得奇形怪状叫不上名字的鱼。

  回到营地,大家一个个狼吞虎咽,忙着补充能量。第二天又将是炎热的一天,整个旱季在持续,我们的工作仍要继续。奇怪的是工作的这些天,大家在草丛、河流中并没有遇见蟒蛇、曼巴以及鳄鱼。

  经过与当地人一段时间的相处,慢慢了解了一些这儿独特的习俗和风土人情,也渐渐喜欢上了这样一个热情、友好、纯朴和运动的国度。置身于这种环境中,我想我们有信心调整好自身的精神状态,更快更好地完成物探工作,为我院增光添彩。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