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人,那些事
时间:2010-01-20 浏览次数:

祖国·一院·我共成长征文

那些人,那些事

时光如梭,转眼参加工作已是满一年了。这一年中时值我院生产大会战,跟着同事们东闯关山、南下永靖,跋山涉水搞野外调查;在单位加班熬夜干通宵整理内业,每天都过得忙碌而充实。同时,每天也被周围的人或事感动着。感动那些可爱的同事和他们对我的无私帮助,记录身边的那些人,那些事,记录那些让我感动、让我成长的故事。

新员工培训结束不久我便跟着大部队去了天平线。时值初秋,天平线所处的关山地区秋意浓浓,漫山五颜六色的灌木丛为一座座陡峭的大山盖上了一层毛绒绒的毯子;成片墨绿色的青松在山风中发出阵阵的声浪。美不胜收的景色并没有成为我们此行的主题,天平线的美景与地质调查的艰辛成正比。

由于我们地质专业前期进行的是长大隧道的加深地质工作,也就意味着我们必须进入长隧道线路两侧的所有大小山沟进行调查。隧道所处关山,因其有历史上著名的关隘而得名。它横亘于张家川东北,绵延百里,是古丝绸之路上扼陕甘交通的要道,也是历史上有名的难越之山,王维曾作《陇头吟》:“长安少年游侠客,夜上戍楼看太白。陇头明月迥临关,陇上行人夜吹笛。关西老将不胜愁,驻马听之双泪流。”而杜甫也叹到:“迟回渡陇怯,浩荡及关愁。”可见其山之险恶。可我们的任务就是要踏遍这关山的每一个沟坎。

每次进山,我们都得驱车在山道上蜿蜒两个多小时再下车徒步。山道,即便是难走也是有道的。而徒步之始,便真是在开路了。与西北大部分的自然环境不同,这里,林间荆棘藤蔓密布,山岩陡峭,谷底湿滑生满青苔……你永远都不知道前面是陡坎还是坑穴。

我们所去之处多是当地的老乡们都不曾到过的地方。每每都是向导在前用柴刀劈开一条通道,我们便拉扯相扶,溯道而上。攀岩、涉水、腾挪越顿……在这里,竟然让人有十八般武艺使出都不够的叹息。还好我们都是些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而我们领队的金总,已是不惑之年,遇上陡坎深沟,对他则更是一种考验。所以几乎每次他都得绕行,然后从后面气喘吁吁地追上我们。尽管如此,每每遇到难解的地质现象,他都不辞劳苦地爬上爬下从各个角度进行观察。这让我们这些走着走着觉得累就一屁股坐下的年轻人当真汗颜。有时我们也会开个小玩笑一路小跑把金总落下很远,但不一会儿,他依旧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赶上来了。金总不会像我们一样有劲的时候一路狂奔然后累得气喘吁吁,也不会像我们一样碰到不解的地质现象大不了拍几张照片回去再说。他一步一个脚印,碰到问题从不回避。后来我常想,其实做人、工作就跟这走路一样,不在于你走得多快,而在于你是否一步步踏稳了,是否一直都在前进,是否真的认认真真努力过了。这是我入院工作后学到的第一件事情,是金总教给我的。

调查途中,一路上困累极致之时,金总总会适时地来几个笑话或者一段小故事,让我们哈哈大笑之后又精神百倍。每次遇到有趣难解的地质现象,金总总会深入浅出地将其成因一一剖析给我们。让我们不仅知道该现象怎么形成,更知道为什么会形成。让我们这些自以为是的小伙子们着实学到不少东西。也学到了什么是专业,专业的知识、专业的态度、专业的精神。这几样,对于我们设计院来说,缺一不可。

天平一役,几乎集中了兰州院的大半人力物力。战斗白热化之时,就连我们林所长也风风火火赶到清水坐镇指挥。也是那一个多月的接触,让我看到了这位风度君子在工作中的笃定审慎。

第一次跟随林所野外调查是去检查两个滑坡勘探孔,下车之后爬了半小时山才到达钻孔位置。林所也不多问,埋下头去将二十多米的岩心逐段检查,然后让我在旁边做记录。他一手拿着地质锤,一边剖开岩心翻看一边跟我讲岩心的成份,包含物、颜色的变化以及哪段有什么问题……看着他鉴定岩心,我不禁脸热,因为作为一个老地质,他鉴定岩心的水平肯定比我高得多,但对每一节岩心,他都还那么仔细地掰开检查,相比之下,我自己鉴定岩心也就是随便看着颜色不同就敲开看一下,描述也是大段大段地概括分而了之。当时就回想起他在我们第一次见面时说的话:重要的是态度。而后来数次跟林所出去调查,同样的一条山沟,我们进去一趟的观测点也就几个,但跟他进去一趟至少得做几十个观测点。是累一点,但收集到的第一手资料却是极为详尽的。他对待工作的严谨和他的以身作则,教会了我们在工作中应该有的态度。

辛苦调查一天回来之后,常常在办公室加班到深夜的也是他。那时候我常想,身为所长,很多事情他只要说一声让我们去做就可以了。但他几乎事必躬亲,因为我们的任务的确很重,而我们的人手紧张,我们这些愣头青也还远远没有到能挑起大梁的时候。所以,他自己辛苦点,因为觉得我们年轻人白天跑的辛苦;自己多忙点,因为这样可以减少我们这些实习生的差错、尽量保证我们提供资料的准确性;自己劳累点,可以让我们这帮小伙子尽快成长起来。

还有一件让我特别感动的事情发生在天平线勘测回来之后的内业整理过程中,应该是在天平线审查前吧。那是个周末,由于时间紧迫,我们必须要在天亮前将所有资料整理出来,那天晚上,林所、地质专册穆秀明还有我们其他几个人,简单分工之后就开始了各自工作。本来林所可以回去休息了,因为他已经连续熬夜好几天了,但为了保证资料能按时保质完成,他一直陪着我们改资料。深夜大家熬不住的时候,他又安排为大家买宵夜……直到天明。资料完全整齐之后,他招呼我们回去休息。到后来我才知道,当我们都回去之后,资料又发现些小问题,他为了不打搅我们休息,自己一直坚持到当天下午才回家。到后来接触的机会越多,他给我的感动就愈多。因为不管是在外业还是办公室,每天早到的是他,虽然他家远在西固,坐车到单位起码得一个半小时;每天晚回的也是他,每每都是我们其他办公室的灯都熄灭之后唯独他的办公室依旧亮着灯。他是一所之长,但他从来都是身先士卒、以身作则。他的工作态度,在这一年中都深深激励着我。

平时的生活,林所也是尽量照顾我们。跑外业时、加班的时候,我们的工作餐总是很丰盛的。如果有时间所里聚会,他也是尽可能让大家吃高兴、玩高兴,他也会喝得尽兴而归。

兰合线是我参加的第二个项目,去时正当三月,天气乍暖还寒。初春的永靖满目萧瑟,唯有黄河水碧波荡漾,让人感叹黄河之水竟然会如此清灵。我们一行在县城西北角一个宾馆安营扎寨。在这里,我认识了孙工。

孙工,作为我们的副队长,也是我们的大管家、后勤部长。平时我们都喊他孙姐。因为孙工说话、做事大方得体、进退有度,平时又对我们的生活照顾得无微不至。所以在我们眼中,她就跟我们的大姐一般。

每天早早为我们安排完早餐目送我们车队出发后,孙姐便开始了她一天的忙碌,去市场采购,为了节约成本跟小商贩讨价还价;去政府找当地领导为我们解决实际困难;去有关部门为我们搜集资料;快到饭点又得到食堂去指导厨师搭配饭菜;晚上又要安排第二天的早餐,协调用车、住宿……其实说到辛苦,外业调查人员辛苦,但她一个人管那么多人的饮食起居更辛苦。

考虑到外业工作特别劳累,在生活中,孙姐想方设法为我们搭配伙食,补充营养。由于驻地是少数民族宾馆,我们不能吃猪肉,孙姐便天天调配,什么鱼肉、牛肉、鸡肉……尽量让我们吃的满意。还贴心地为我们准备饭后水果。到后来她得知大家都喜欢吃拉条子,便不辞劳苦给我们几十号人做拉条子吃。要知道给几十号人做拉条子得费多大功夫,而且一做就是二十多天,她付诸其中的辛苦可想而知。饭后为了让我们活动消食,她又带着大家一起打羽毛球、踢毽球、散步。到晚上我们加班整资料的时候,她会买来各种小零食给我们当宵夜……虽然工作很辛苦,但大家团结、互爱其乐融融,整个外业队就跟一个大家庭一样。

在设计院工作,野外调查还不算最辛苦的,正式进入内业整理工作时天天加班熬夜那份辛苦才是最真切的。刚参加工作时,总以为整理资料比起外业勘测应该没那么累了,哪知道其实内业整理才是最辛苦的。从早上上班,到凌晨一两点打着盹回家,有时还得开夜车……每每当我感叹上班怎么这么累的时候,却发现周围的老员工都是坦然以对,没有一点怨言。负责兰州枢纽的李慎岗,算是我们这些年轻人中的“老员工”,在大家都忙于天平线、大何线的时候,是他一个人撑着兰州枢纽三万多米的勘探量。他不分昼夜地加班。一个人跑外业整内业,最忙的时候领导派我帮他干活,每次当我加班心烦之时总会埋怨几句,而他从来都是不愠不怒:“该干的你还是得干,发什么火。”一下就化解掉我心中的烦怨。

天平线地质专册穆秀明和路基专册周飞飞,他俩比我早来兰州院两年,但却已是能在这样的大线上独当一面了。天平线内业整理攻坚阶段,我曾亲见穆秀明一周时间没有离开过办公楼。饿了,泡方便面;累了,趴桌子上休息一会……那段时间下来,小穆明显瘦了好多,看着都叫人心疼。由于天平线路基设计工点极多,路基专册周飞飞也几乎是天天熬夜,每次加完班经过他的办公室瞥一眼,都会看到他在烟雾缭绕中深陷的眼窝,那是一双因为熬夜红得发肿的眼睛。

在兰州院,加班是常态,不加班才是偶尔。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里,办公大楼常常会有窗户的灯是亮着的,有的灯光甚至是一整夜地亮着。每次看到这样的情景,我心中总会涌起对这群同事的敬意。正是因为有这么一群忘我的人,我们的铁路建设才能飞速发展。

过去的一年,这样在不同岗位有着不同脸谱却带给我感动的同事太多太多,不能逐一道来,但他们带给我的震撼和感动却一次次触动着我的神经。他们舍弃了小家庭的天伦之乐;舍弃了亲友之间的相聚;舍弃了回家侍奉老人教育孩子的时间,埋头在深夜的灯光下,用不同的故事为中国铁路的建设贡献着自己的辛劳和汗水。他们是一群可爱而可敬的人,是铁一院美好未来的希望,是中国铁路建设征程中最可爱的人。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